横岭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不敢管、不能管?教师缘何不再举“戒尺”

不敢管、不能管?教师缘何不再举“戒尺”

教育领域的一些事件很容易成为公众舆论的焦点。然而,人们经常关注教育部门的“发生了什么”,却很少关注教育部门的“什么都没发生”。

许多教师和有识之士都知道:近年来,面对学生的违法行为,越来越少的教师敢于严厉批评,适度惩罚。

教师的惩戒权,曾经是教育者的一项自然权利,正在悄悄地消失。人们对此视而不见,但他们必须承担后果:教师不敢、不能也不想管理违反规则的学生。

学科权力的丧失导致了师生关系的扭曲。学校欺凌没有得到有效制止。学生殴打老师的现象时有发生...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和“教师是世界上最光荣的职业”...这些名言曾经让无数的老师感到骄傲。但是时代似乎变了。当尺子不在讲台上,指针不在手中,当教育行政部门一再小心谨慎地发出警告,当它不再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时,“算了吧,多一事不如一物。”失去纪律权的教师哀叹道:面对学生,我们只教授知识,不教人。

失控意味着没有爱。难道只有老师失去了受教育和受惩罚的权利吗?

“惩罚学生,我们害怕”

只要父母制造麻烦,学校就大多处于弱势,然后老师们被要求写评论并扣除工资。这是前几天半月记者在江苏、山东、江西等地采访的几十名中小学教师的普遍反映。

"在家长面前,学校仍然不够聪明。"江苏的一名小学老师告诉记者,一位同事让没有做大部分作业的学生站在教室后面上课,因为他们没有做作业。然后父母去学校制造麻烦。最后,同事在学校大会上做了一个回顾。

南昌第二十八中学的语文老师罗田田坦率地说:“如果老师让学生承担专业风险,那我就做不到。”老师选择保持理智,因为在老师和学生发生冲突时,“过错”一定是老师。

“在20世纪80年代,当统治者被打倒时,没有问题。这个社会有一种尊重教师、重视教育的强烈氛围,但现在已经不起作用了。当训练学生时,老师自然会寻求安全感。”南昌石楠中学红谷滩校区六年级语文老师傅健感叹道。

王辉,南昌石楠中学铁山校区的执行校长,已经教了近30年的书,他说师生关系不再单纯。老师照顾学生,并且很谨慎。他们不能放开手脚。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害怕照顾他们。最后一种方法是邀请父母。

在南昌一所小学的采访中,记者听说一名教师曾经扇了一名不服从并激怒老师的学生一巴掌。结果,家长、教育局和学校给老师施加了各种压力。最后,老师应家长的要求,在全班面前向学生道歉。

"如果你渴望移动你的手,下面的事情会很麻烦."在采访中,老师的同事说这一事件伤了老师的心。

如今,教师们有一种“无力”管教学生的感觉。有些人甚至谈论纪律是为了维护他们作为教师的尊严,尽可能避免尴尬。

谁被“不敢惩罚”伤害了

在记者的采访中,江西省的一所小学看到学生们拳打脚踢,打老师耳光。老师用“站一会儿”的方法惩罚扰乱课堂纪律的学生。这个学生反应过度了。学校的几位老师表达了“冷心”和“悲伤”。面对记者的采访,校长和老师都希望“平息事态”。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

教师通常不知道如何处理学生在校园或课堂上的不当行为。许多教师哀叹教师职业不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们现在只能教知识,但我们不敢教人,”石楠中学铁山路校区四年级语文老师黄Xi说。

惩罚是维持正常教育和教学秩序的需要,是每个教师的权利。老师不敢、不能也不想控制。老师只教书。难道只有教师的尊严受到伤害吗?

山东省滕州市东郭镇新徐小学的老师赵金诗说,有些老师不关心学生的过错行为。虽然这样的老师不会因为违反规定管理学生而受到惩罚,但是他们不能及时教育学生。学生的错误行为容易强化,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和良好教学秩序的建立。

出生在农村的傅健认为他从小就不是一个好学生。老师经常殴打和责骂他。“但是我非常感谢老师。我今天的纪律性与中小学教师的严格控制密不可分。”傅健认为孩子就像一棵树。除了阳光、雨水、温度和土壤之外,还需要有人修剪树枝,这样的树才能长成参天大树。

没有规则,没有农村。成长过程中缺乏纪律意识是当今儿童普遍存在的问题。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中学语文教研室主任孙伟说:“有些事情让老师们很沮丧。那么我们如何保护自己呢?我不在乎,最终会受伤的是孩子们。”石楠附属小学的教师张月群说:“薄弱的纪律性不会得到及时的教育。将来扇孩子耳光的不是老师,而是社会。”

很难保护大多数学生的学习环境免受失去纪律权的教育干扰。罗田甜说,现在,学生们在课堂上吃瓜子,扰乱课堂纪律,老师经常被反驳,学生们敢和老师一起抬桌子,尊重老师、重视教学的传统美德也就丧失了。

目前,有许多混乱,如“学校欺凌”。健康的教育环境需要多学科参与和共同履行教育责任。要取得良好的治理效果,首先要进行道德教育,教师的惩戒权必须起到警示作用。

为什么老师不再使用“尺子”

王辉告诉记者,不能说教师没有纪律处分权,但他们“太弱了”。弱势教师成为高风险行业、弱势群体。

究竟是什么削弱了教师的纪律权力?为什么老师现在不敢举起“尺子”,不想举起“指针”?

独生子女家庭教育缺乏正常的指导。傅健认为独生子女家庭现在很普遍,尤其是一群独生子女家庭已经成为父母。他们在出身家庭中形成的自我中心意识继续存在于新生家庭的孩子身上,认为孩子根本不会受到伤害。事实上,大多数老师的惩罚不是一种伤害,而是出于爱。王辉认为,过于认真对待孩子,纵容他们对他们的成长非常不利。有些孩子从小就被溺爱,抵抗压力的能力很弱。有些人把离家出走和跳楼作为对付父母的方法。

快乐教育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社会不再容忍教育惩罚。近年来,许多人不知不觉地不再认为教育和纪律是必要的手段,似乎学习应该是快乐的。老师只能善待学生,这导致一些学生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老师缺乏尊敬。南昌第二十八中学物理老师阎国安说,有些学生不尊重老师,也不怕老师。"我因没有老死而受到学生们的责骂。"

一些教师缺乏职业道德的案例被舆论单方面放大,削弱了教师群体的权威感。不可否认,现实中有一些教师素质低下,缺乏职业道德:有些人只对通过教师的职位向学生出售商品来赚钱感兴趣,有些人向父母索取和接受金钱,有些人不在课堂外说话,收取巨额课外费用,有些人不加区别地甚至对学生进行性虐待。这些案件频繁曝光后,在网络舆论的放大作用下,人们很容易对教师形成负面印象。因此,一些教师觉得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行使纪律权力。

社会、家长和学校之间很难达成共识。南昌教育科学研究所的高中智库教师和研究员胡建健(Hu Jianjian)呼吁家长对适当的教育和纪律给予一些理解和支持,健康的师生关系需要通过共同努力来建立。济南傅生实验小学校长高洪岩认为,应该就教育学科达成更多共识,即教育学科不是一种不人道、反教育、落后的教育方式,而是现代教育的一部分。只有社会、家庭和学校的有效结合才能教育中国的下一代。

惩罚的规模很难掌握。孙海东是南昌市第二十八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已经教了近40年书,他认为纪律是符合心理学和教育学规律的,是必要的。然而,不科学和不规范将被滥用。有些老师认为惩罚等于惩罚,甚至殴打学生,而且会简单粗暴。为了使学科有效规范,教师的教育质量应相应提高。一些孩子接受纪律后,他们会受到心理伤害,因为他们表面上接受纪律。惩罚和鼓励的结合将使孩子们更容易接受,并取得更好的教育效果。


申博太阳城 快乐赛车pk10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上一篇: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聚焦5G融合

下一篇:数博会上,5G应用都有哪些新体验?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